It's my pleasure,my Lord.
从今天起,我们不会再随波逐流。
从今天起,我们将统御卡隆。
从今天起,我们将凌驾万物。
情报官听着他的Lord如是说。

天红糖,g1情节脑洞产物,字不多,大概没什么雷,放心食用。

无题

天哪写的太好了……

任平生:

内容诡异想不出名字,逻辑崩坏私设如山,人设大概是TFP吧~~


------------------我是正文的分割线-----------------------------


他们都说,汽车人领袖和他的医官不止是朋友。


他们都说,破坏大帝和他的情报官不仅是君臣。


他们都曾陪着各自的领袖一路走来,从平静的铁堡到混乱的战场,从初始之地赛博坦到遥远的蓝星,他们陪着自己的领袖走过平凡走过青涩,走过硝烟弥漫的千百万年,流转的默契已经不需要语言,亲密的关系更胜过火伴。


对于这种说法,当事机都没有反驳。


破坏大帝只是一声冷笑,毫无杀伤力的语言甚至不能让他动一动眉梢,情报官则是一如既往的忙碌而沉默,虎子们惧怕情报官更甚于惧怕大帝,当然没有机想不开跑去当面求证一捋虎须。


至于轮子这边,扳手魔王威名昭著,在局势紧张的时候最好不要挑战医生易燃易爆的脾气,而领袖虽然是不变的温和好说话……所有机莫名的就在那纯良的微笑前转移了话题,嗯,谁说轮子们做不到能伸能屈。


可能不是假的吧,这个传言。新人或许还留存着更多的好奇与活力,老战士的笑容总带着抹不去的沧桑与疲倦,太久的战争带走了太多东西,幸福似乎已经是个遥远的话题。手边的东西一定要紧紧抓住,却没有时间细究动机,也许下一秒就会从指间流泻随风而去,只留下再也追不回的结局。


所以当双方领袖宣布休战以及两位领袖打算成为伴侣时,所有机的第一反应居然是这一定是大宇宙的恶意。


其实也不是无迹可寻不是吗,连蓝星人都看得出,别管之前的局面是对峙还是谈判,是单挑还是群殴,每次只要擎天柱一登场,威震天的眼里就再也看不见其他东西。“除了我没有人能杀死他”的宣言不知喊了多少次,简直比求婚还积极。


所以……“那两个”怎么办?掐着两边情报科技医疗等等重头戏的两位大魔王要是想捣乱,基本也不亚于再来一场大战,当然,倒不是说以他们的忠诚度真会这么干。


在一起就好了嘛,被蓝星网络荼毒的新战士和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碳基们笑嘻嘻的下了断言,不走心的发言引来一片嘘声,所以成为现实的时候不出意料的碎了一地的光学镜。


是的,霸天虎的情报官和汽车人的医官,在一起了。


没有典礼没有宣言,他们的同居生活开启的自然而然,双方的领袖愣了一愣后倒是接受良好,但其他人还是被这震碎三观的消息充涨了胆量和好奇心。


我和他在一块很奇怪吗?救护车大大方方,我们认识的时间可不短,那时候擎天柱还叫奥利安。声波依旧沉默,只是从封锁已久的数据库调出一张照片,上面年轻的医官扬眉浅笑,明亮的眼神锋锐自信,旁边蓝色的机体垂眸而视,专注的目光温和柔软。


好吧,你们高兴就好。吃瓜群众被一击KO。


于是,一切继续。


两位领袖吵吵闹闹又狂塞狗粮,两边的下属一个个消极怠工在久违的和平中享受生活,情报官和医官的生活似乎没有太大的改变,工作,休息,操心各自不省心的领导,但他们会陪着对方用餐,一起看数据板,在劳累过后相拥入眠。


当然,他们也会对接,但从不会融合火种,这一点,心照不宣。


于是当两位领袖再度分道扬镳战火重燃,他们只是彻底删除了与对方关联的一切数据,声波召回了激光鸟,医官提起了医疗箱,转身,背向而驰。


身为领袖必然有着难以动摇的坚定,无法调和的理念与决不妥协,短暂的和平分崩离析。


这一切其实并不意外,意外的是情报官与医官处理关系的利落与平静。


你们是真的相爱吗?不止一个人或机在认真的问。


当然,我们敢对火种源发誓。没在伴侣期间给对方下毒使绊子,足以说明我们的爱情多么真挚。


真是好有道理的说法。


毕竟,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


威震天寄托了声波毕生的理念与梦想,擎天柱维系着救护车所有的信仰与忠诚。


与之相比,爱情,实在太轻。纵然海枯石烂撕心裂肺,也敌不过心中的神明一个眼神。


END

简单明了、十分单纯的写作技巧小挑战

犬杖人世:

Sleepy_Luna:



有空来试一试




放火烧太阳:







棉尾兔的灌木丛:















以下选项只涉及写作手法和写作技巧。不涉及剧情故事的任何方面。
















即任何剧情都适用,无论是糖还是刀还是肉。
















【可随意转载,大家心情好就加个原地址,不加也无所谓】
































当你嫌弃自己的文章写来写去都是一个模板四平八稳太过无趣没有挑战索然寡味的时候可以来试试看。
















玩法1、有想写的剧情,写前随便roll一下或者几下。
















玩法2、没想写的剧情,纯粹当做挑战用的练习题。
































1、使用两次以上的插叙
















2、使用两次以上的暗喻
















3、使用两次以上的引用(需要与文章有所联系/呼应/暗示)
















4、使用一次通感
















5、开头倒叙
















6、首尾呼应(必须详细到具体剧情/意向/暗示/场景等)
















7、以第一人称来写
















8、以第三人称来写
















9、以上帝视角来写
















10、全文只有一个场景(在同一个场景内叙述所有的故事)
















11、全文只有一个时间(在同一个时间段的不同场景,天数叙述所有的故事)
















12、全文只有对话
















13、全文没有对话
















14、在开头丢出一个结论,结尾推翻它
















15、不正面描写角色
















16、不以主角/主要事件为线索(即贯穿全文,推动全文的不能为角色或具体事件)
















17、至少使用一次叙述蒙太奇手法(也可理解为不同剧情之间的跳跃与互相暗示)
















18、使用欧·亨利式结尾(结尾意料之外,情理之中,通常会使用反转、补叙等手法)
















19、多条故事/时间线交错叙述
















20、以不同角色视角交错叙述




























枪旗有烨:

日了,搞机械体是真的方便,你可以反复强暴他,然后格式化他的硬盘,这样不管多少次侵犯他都会像第一次一样奋力反抗…………他会呜咽着想要避开,拖着残破不堪的躯体,被强硬拉开的部分因为短路而不时地颤抖抽动…………油液漏得一塌糊涂,沾在你身上,而你冷静地对他说。




“——你弄脏我了。”

STEPHEN HAWKING

我在三月十四号见证了一颗恒星的熄灭。

这是全人类的损失。

未曾研读过这位伟大人物所著书籍的人永远不懂他的伟大。

他照亮了现代量子物理的现在与未来。

历史记录下他的伟大,他用自己的思维引领人类将目光投向太空。

何其幸运能在霍金先生在世的时候沐浴过他的智慧。

先生,如若有天堂,那么祝福您的灵魂能够永伴主的身边。

年忆

这是写给一个口口声声喊我大姐姐的人的,明明年岁比我大,却怎么还是小孩子脾气……
原是初识在qq上吧,连麦之后追着一口一个大姐姐……奈何,不改,那便这样吧,反正本来也不甚在意称呼。毕竟也被比自己大的人叫过学姐……
刚开始只是声音好听这个印象,直到后来进了一个千救群后才知道,原来这位这么厉害的,lof上有名的大大啊,粉丝上百诶。倒是我略有些羞惭了,却是被称呼搅扰了对人的态度和心境。
也是一个满满正能量的人啊,偶尔有点小丧但是马上自己就可以调整好。超爱打游戏,也喜欢逛街,钟爱半夜丢些好吃的到空间里,画画好看,唱歌好听,还会伪音,超级棒的。
看上去性格有些咋呼,但是事实上是一个心思非常细腻的人【也只有像我这样的蠢货才会去糊里糊涂的信任别人了】。除了作息时间不规范不健康之外别的挺好的。这个……和音画一起打游戏到几点几点这种事应该是日常的吧。但是不好啊……你们两个都早点睡觉好不好……【小声】

@某赫君儿

年忆

说起来……很想光明正大的叫你一声哥来着。
但是每次看到你那个样子,总是会想笑,心里默默念叨:这哪里像是哥啊?明明是那种小时候拉着你去干恶作剧的村西伙伴罢?
但是就是像啊,怎么想都觉得你像是一个哥哥。就是有点不负责。
没钱坐车回去的时候会在群里惨嚎求救。会开了多人通话后一边练琴一边听着谈话,偶尔还插两句进来。也会不设防的跟我们说一些事。
像是挂着纯纯笑容的阳光少年。
这种人呐,是连一点点不好也不想接受的,文都只看小甜饼的人,能希望他接点什么负能?怕是负能看到他会见光死罢。像是总没心没肺的在蹦跶。
或许我是在仰慕这种阳光罢?
只望他以后能不要妄自菲薄了就好,明明很好的文啊,只不过文风路子不同而已,没什么可比较性的。
我想,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会一直和他站在一条岗线上吧,如果他做的是错的,而我能提早发现,我希望我能提醒他,如果他做的是对的,那他身后自然不缺我一个。
半年来,入坑,愈深,愉快。
@某音画

暗系段子

原创,黑暗系,负能

避雷,慎点

男孩站在森林前
试探的踏上暗色的小路
嗒嗒,嗒嗒
靴子后跟敲打石阶
手中皂荚滑落草丛
然后他就再也找不到它
三片叶子的小树疯狂跳舞
欢迎这男孩的进入
细弱的枯草沙沙作响
也为他的步伐伴唱
茔茔坟墓上长满杂草
草尖上盛开各色鲜花
男孩匆匆走过这里
无心注意鼓起的土堆
死人静默的从墓穴中爬起
痴痴凝望着男孩远去的背影
他们披上土堆上的风衣
鲜花贴附其上
赞美它的漂亮
暮色降临
幽暗的树洞冲男孩张嘴
呕吐出妖娆的藤蔓
它们缠绵上男孩的脚踝
小腿,大腿,小腹
它们发出金属声的欢呼
树洞再次吃掉所有的藤蔓
和他
尸体们挥舞披风在树洞旁
同样妖娆的狂舞
无主的颅骨咔咔的唱着圣歌
男孩听到耳边有农园的乐声
于是他于惊恐绝望中
下跪,哭泣
放了我,放了我
求求你们,求求你
黑色铅笔涂出他头顶天空
他终究未曾逃离这满纸虚妄
无人应他
无人应他
无人应他